婶子和我的乱伦

2020-07-22

 
“婶子,我叔呢?”一进门,我的频率就不低。“死啦!甭打听他那个王八蛋。”
 
  婶子气哼哼地回答。她的脸色铁青像染了层霜,冷冰冰的手里的铝盆没地方放,咣当一声扔在了水泥地上, 然后大屁股往床上重重的坐下,抄起扇子就煸。
 
  我知道是因为什么, 嘻嘻一笑,将铝盆拣起放在一旁。她丈夫在外面又找了一年青的女人,野花总比家花香。没多少日子在外面租了房同居了。原配夫人我的这位婶子就成了孤家寡人。且不提整天价唉声叹气,急了不是抹一鼻子就是摔这摔那的,别的不知道,反正茶杯是一个也没了。
 
  “我又不是他,干嘛冲我撒邪火呀。”真是的,上赶着不是买卖,算我倒霉。
 
  出门也没挑个日子。一个院住着,彼此相当熟悉。俗话说的好,远亲不如近邻。
 
  何况她又是看着我长大的,比一家人还亲,我也特随便。
 
  “你给我回来。”大概是瞧见了我手里拎着药盒,她的口气缓和了许多,长叹一声,身子往后一仰,把自己扔在了床上。
 
  做人难,做女人更难!其实我也挺同情她的。否则也就不会主动的替她买药和干家里力所能及的事了。眼下她几乎失去了丈夫。结婚多年又没生下一男半女,的确,有苦难言。上个礼拜天,她丈夫倒是回来了,一纸离婚协议扔在桌上扭头就走。离婚对她又是个不小的打击。
 
  也许是因为我们之间过于熟悉的缘故吧,反正她在我面前几乎没掩饰过自己,用句比较流行的词形容,那就是常常的春光外泄。三十多岁的年纪,正是女性发育最成熟的鼎盛时期,别看她容貌平平,但体态却相当招人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