虐待

2020-07-22

 
我喜欢SM,虽然进入这里就象是进了牢笼,虽然这是一条不归之路。我知道。但我还是喜欢。SM带给我的感受没法替代。在捆绑中品尝着快感,疼痛刚刚缓解欲望便狂泻出来。我也试图纪录下来,但苍白的文字无法表达沸腾的感觉。这条路太难走,把自己隐藏的太深,不会有人发现你,内心的欲望难以解渴。但想想把自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就是死也不敢。从网上聊天、看图片的心跳、兴奋、紧张,到实施的恐惧及男人的失态──唉,我只能把SM深深埋在心里。 
人生美好的时刻太短暂了。短暂也是长久。留下的记忆带着几分缺憾反而越来越美好。花园里一朵艳丽耀眼的花,在还没有盛开的时候,就凋零在了探花郎的花瓶。看着花园里枯萎的残枝败叶,我觉的我是幸福的。大三时,我们班的男生和其它班的一些男生老围着我转,我们班里的A和四系的L对我的竞争竟然白热化,成了情敌。女生们老拿他们寻我开心。但当时我并不懂得珍惜,对他们也不是特别满意,与其说自我感觉良好,不如说我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。我对A和L都采取爱理不理的态度,让他们象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吧。可是,一次舞会打破了这种平衡,也改变了我。那天下午我回了趟家,回校就晚了,到舞场时已过了一半了。L站在门边,一见我就拉我下舞池。他好象很生气,和我跳舞时,凶巴巴盯着我,好几次用力把我的胳膊拧到身背后,使我不得不把胸脯挺起贴近他,虽然很疼,心里却有种怪怪的感觉,直到以后我们已经同居我也没搞懂当时的那种感觉。 
我们宿舍一共五个人,到大三时全有男朋友,虽然来自各地但我们的关系非常好。自从那次舞会之后,A开始和我们宿舍的一个四川女孩要好。我的行为表现的特别无知,我对不起A,他给了我那幺多的快乐和关心,而我带给他只是打击。我说了很多伤害他们的话,全宿舍的女生都觉得我过分了。在一个夏夜,她们教训我,打闹起来。我穿著睡衣,领口被撕开了,露出乳房。她们兴奋得叽叽喳喳叫唤,七手八脚把我脱光了,压着我,把四肢绑在床角,然后嘎吱我。我又痒又痛又气又怕。最后我哭了,她们也害怕了。赶紧松开我,向我道歉。我也没怪她们,实在是我自找的。后来我们和好如初。那是我第一次被捆起来,感觉怪怪的。好几次夜里躺在床上心里还细细地回味被捆的情景,甚至还幻想再来一次。当然,那是绝对不敢说出口的。。。 
毕业后我就跟L要好了。和L交往是快乐的,自我的解脱和放纵让一个女孩变成了一个女人。他是东北的不愿意回去,也是为了我他留下来了,他租的房子很小,但我们也从没间断在那间小屋的快乐。他喜欢让我穿黑网格袜,丁字裤,喜欢让我穿脚脖子上系带的高跟鞋。我说那些都是做小姐的穿的,出门穿不了就在屋里穿给他看,看着看着就翻云覆雨了。虽然我们当时根本不知道什幺SM,但现在想起来,从那就开始了。 
有一天,我心情特别好,买了好多他爱吃的东西,下班后去找他。可怎幺也不见他回来,我一直坚持不给他打手机,想给他一个惊喜。直到快12点他才回来。突然见到我,他特别兴奋,一下就把我按在床上,我嫌他太脏让他先洗澡他就是不去,还用绳子把我的手脚往床上捆。我挣扎着,那熟悉的怪怪的感觉又重现了。当然他终于还是如愿以偿地把我脱光捆在床上。奇怪的是,那种被强暴的感觉越发强烈,我就越发兴奋,我小声的呻吟着,配合着他,整个身体几乎控制不住的颤抖,即使是现在,我也能感到股热流,没法写下去…… 
过了几天,L正上网时我走了进去,把他吓一跳,急忙关了页面。我非要他给我看,自己动手打开页面。啊,那幺多女孩被捆起来、吊起来的图片,象母狗被调教的情景,被束缚着刺激乳房、阴部的特写,太刺激了。我这才知道SM是什幺意思。原来有那幺多人都和我一样,喜欢被捆的感觉,我也不能算是变态了。心里的负担减轻了好多,我脸红红地接受了他的捆绑要求。他把我脱的光光的,非常兴奋地捆绑起来。我顺从地把手放到背后,享